我还有机会和他在一起吗,喜欢是一种习惯

问题:1 小时,20 分钟 分类: 他很喜欢逗我玩,总是提我的名字,也会偷看我。班里有些人都说他喜欢我。后来,他告诉他们宿舍的人听,他喜欢的是另一个女孩子。有人问他,不是喜欢我么,他说他像喜欢妹妹那样的喜欢我,喜欢另一个女孩是因为那个女孩胸大。难道是我误会了他对我的感觉吗,我一直也一直他是喜欢我的,还是,后来他又喜欢上了别人呢?我是不是没机会和他在一起了?后来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了,但是,他们走在一起时,他会躲避我,不不走在一起时,又会来逗我。回答:

这部电影就好像自己的回忆一样,那个时候的男孩都喜欢坏坏的,而坏男孩总是喜欢读书好的乖女孩。暗恋又或是明恋,可是当时间累计,这样的感情会在心里浓的化不开,慢慢地沉淀。
好像自己很小的时候也这么喜欢一个坏坏的男孩,喜欢打架,喜欢和老师作对,但是每次都会因为他偶发的正义感而心动不已。当有一天这样的男孩子为了自己教训了欺负自己的人时候,那样的心动就马上变成了喜欢。
有这样一个人,为我打了两次架,在我亲人逝世的时候逗我开心,在我说未来梦想是当警察的时候,他坏坏的说要那他以后就要当流氓,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唱歌给我听,也曾改变,和我一起努力学习......可是青春就是青春,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就分开了,各奔东西。再联系已经是三年后了......如果当初我们的差别是好学生和坏学生,那么三年后已经完全确定了未来......他的确向着流氓靠近,而我走在我爸妈规定的路上。
中考一起约定要努力读书考上同一个高中,可是我保送了另外一所学校,中考结束一个星期后收到短信说对不起,他没有考好......其实原本就没有抱有任何希望,一直荒废学业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好了呢......于是,再也没有联系。
后来和小时候的朋友聚会,听说了他的事情。原来他有遵守和我的约定,要好好学习,原来那个上课从来都是迟到的人在初三每天4天到学校,原来他后来交过一个很我性子很像的女孩子......
后来只要放假回家,在路上都不自觉地看那些和他相像的身影,但是其实从没有再遇见。再后来,他带着他的女朋友参加同学会。他看见我,笑着叫我乖乖女,我笑着,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叫他了。这个同学会我变得很沉默。其实从来我一点不乖,可是在他面前却总不由自主地想变回那个一心读书的人。分开的时候,他送女友回去,走的时候他回头看我,笑着特意叫了我的名字,说我走啦。我挥挥手,送他们远去......
这段感情在我心里挂了将近十年,终于在那个暑假的同学会里消逝。他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,而我后来一直念念不忘的也只不过是记忆中,想象中的那个他。其实喜欢到后来不过成了一个习惯而已,喜欢不过是证明自己也曾经有青春纯净的年华。

林安话很多,很幽默。我们经常趴在阳台上聊天,他跟我说他在贵州的生活,说他遇上的女孩,说他生命力旺盛的胡子,他总是靠我很近,我很开心。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商店买羽毛球,路上遇见了姑爷,晚饭时姑爷问我他人怎么样,说不要和男生走太近,我告诉姑爷,他成绩很好,普通朋友,买个羽毛球而已,挨着训,偏偏却有点沾沾自喜,我和他,像是大人以为的那样吗。

哦,是吗。杨峥。唱情歌给我听的男生。给我发了两次好人卡的人,一次转发席阳的,一次给我发了他自己的。


“孙黎,回去吃饭了,阿瞒,孙黎是不是在你那儿,让他回去吃饭了。”

他说,真的要走吗。

你记不记得,从前我总问你,你有没有喜欢的人,你说有,我每天追着你问是谁,你不说,只告诉我,那个他,从来不穿牛仔裤。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吗。

刚刚在教室的时候,阿芊问我,我以前跟她说过每次一放假就会回来,是为了看望一个人,她问我那人是谁,你不想想吗。

席阳:瞒瞒,这题我不会,教我一下

林安:瞒瞒,你把苹果藏哪了

席阳:我也要吃!!嘻嘻,你帮我做吧

丰平:曹瞒,借作业抄……

我:禽兽,放下我的苹果!!!呀,别捏我脸。

他静静地抱着我,亲吻我,说,不要哭,多尴尬,我没哭。我紧紧地抿着嘴,他放开我,走了。

切,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下课把手机借给闺蜜阿萱,不小心被她看见了信息。

席阳在初二下学期转学了,我再没见过他,也没有任何联系,也没有想念他。转去贵州上学的林安又回来了。他和从前一样每天早上从我的窗前经过,敲敲玻璃,“瞒瞒,你好没有,去上学吧。”有时候我会打开门,他一进来就去角落的箱子里找苹果。我很生气的阴下脸看着他,他就伸出胳膊揽着我的肩,“呀,不要这么小气嘛,他呼出来的气息,有时候会喷在我脸上,痒痒的。"他总是这样,可是每次他这样我心里都会咚咚咚狂跳,怕他发现然后慌张地推开他的手,”算了,算了,下不为例啊。“

不过要是早知道他家那么有钱,我就傍上了。

我站在阳台上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在他快要走过拐角的时候,关上门追了过去……

报道完那天下午,我趴在阳台上发呆,走廊那边传来一阵笑声,三个男生走了过来,其中一个我认识,林安,都说人如其名,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合适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就是和四个混蛋男孩的……愉快的邻居生活了,哦,后来又住进一个,叫王薪文。

席阳走后,林安代替他揉我的头发,捏我的小肥脸,代替他逗我笑。而杨峥,代替席阳往我身上扔橡皮,在林安陪我玩的时候。那天我埋头认真写着作业,林安靠在墙上神游,突然来了一句,

林安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兰中,还没去报道的时候我就知道他,在报道那天记住了他的脸,因为我全校第二,比他低两分。后来他用这个取笑了我很长一段时间。

如雷贯耳。
你怎么就知道不是你的呢。你自己放弃了,原来属于你的也会丢失啊……

瞒瞒,你有喜欢的人吗。

不穿牛仔裤的人那么多,我怎么知道是谁啊。

你告诉我吧。

……

我再问你一次,你说还是不说,你喜欢的人是谁。

后来有时候他们放假他会回来,会去我那儿跟我聊聊天,然后找朋友去打篮球,我会在操场边坐坐,等他要回去的时候,送他一小段。偶尔同学看见我俩会起哄,我会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,然后他们笑笑摆摆手走了。不在一起学习生活,会忘记一些事情,感觉也变得迟钝。

是啊,傻子,他在某节课上,给我发了条信息——我不想和你做普通朋友。

“哎呀,烦死了,那边走廊门锁住了。”他笑着又经过我门前,楞一下,什么也没说,走了。

楼前是老师们的小农场,荒废花圃被他们开垦出来种上蔬菜,每个季节都会开不同颜色不同品种的花,我记得,那块土地上,还有我喜欢的男孩们砸碎的啤酒瓶。

初中的时候爸爸妈妈在外地做生意,把我放在一个在学校食堂做事的姨妈家里,是的,寄居,学校老校有一排老教学楼,被划为危房很久很久,却一直没拆,我和姨妈家的表姐就住在那栋楼里,三楼一间行屋,里外两间,用张硬卡一插门缝,门就会开,原来是教师办公室;楼下住着一个不知道谁的女人,后来有一天她踩上板凳,翻阳台跳了下去;二楼靠走廊住着一个男老师一家,他的儿子智商……额……发育得有点慢,偶尔路过的时候,他会咬着手指傻傻的看着我,还发出奇怪的声音,我有些害怕;一楼有一间房里摆了两张麻将桌,老师们闲来会在那坐着搓两把,或者织着毛衣看别人搓,到饭点了散了各回各家,班主任会走到我房间下面,喊:

略带寒冷的气息让我想起有点久远的从前,没有雪的南方,这时候还没入冬,一件薄T-shirt加蓝外套配泛白色的牛仔裤然后白色滑板鞋,刚刚好。

酒瓶空了以后,杨峥拿起酒瓶,朝对面高高的围墙扔过去,哐当,玻璃碎片都散落进了老师的小农场里,散得和后来的我们一样,那时候我只觉得,帅。席阳抡起另一个瓶子,扔了出去。

席阳后来跟我提起过,薪文喜欢你我们一直都知道,上次在阳台上喝酒的时候,我说,傻子才会喜欢你,薪文就是那个傻子。

对了,他们去偷花的那晚,我的桌上摆了一朵红色月季,月季,又叫中国玫瑰,我用一个小玻璃瓶接了点水,把那支花插在玻璃瓶里,放在了窗台上。

图片 1

某天放学席阳买了几瓶啤酒,来我屋们口,和杨峥一起,我第一次喝酒。

"瞒瞒,快给我看看,什么不想做普通朋友,好啊你,这都不告诉我。”

我猜他该到楼下了,站在房间中间捂嘴大哭起来。

林安待了一个学期,又转学了。

上午十点半的时候,拉开窗帘,北京下雪了,2017年第一场,这个冬天的第三场雪,雪花很大朵,却很快停了。手机里存的是14号回南方的高铁票,这个冬天,大概是看不到积雪了吧。

半年后我也准备离开了,纷乱的感情和纠结的内心让我没有办法在那生活,想要离开,也许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会好一些。我猜大概是最后一次见林安的时候,我告诉他,我要走了,他在纸上写了两个字,岑巩,让我有机会的话去找他,他和我说一些话,

他说,真的要走吗。

你记不记得,从前我总问你,你有没有喜欢的人,你说有,我每天追着你问是谁,你不说,只告诉我,那个他,从来不穿牛仔裤。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吗。

刚刚在教室的时候,阿芊问我,我以前跟她说过每次一放假就会回来,是为了看望一个人,她问我那人是谁,你不想想吗。

瞒瞒,我林安有那么个规矩,是我的就是我的,不是我的我不要。

瞒瞒,杨峥喜欢你吗?

开什么玩笑,他可是爱我们大班花爱得死去活来的。怎么了?

我们三个的座位刚好在一条直线上,我扭头,越过你,就是他,好几次上课的时候,我看他总看着你,我跟你聊天的时候,他也总看着你,往你身上扔橡皮,他好像不愿意你和我玩。

哦,是吗。
……

杨峥——傻瞒,我知道有个人喜欢你。

我——啥?开什么玩笑。

席阳——哈哈哈,他逗你的,傻子才会喜欢你。

席阳是留级生,好像是因为打架留的级,所以他认识很多高年级的人。席阳有女朋友,高年级的很可爱也漂亮的女孩,他很喜欢她,晚上带着哥们伙儿去学校后面小区偷采月季,在她房间前摆了一地,她跟我们说起来的时候一脸幸福……

很欢乐,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。

哈,是你啊,我知道你,曹瞒,就是那个比我低两分的第二名,怎么叫个男生的的名字,哈哈哈哈哈,你住这?我住你楼上,我叫林安,他,席阳,他,丰平。

可是我就是喜欢他,除了他女朋友,对我最好了,他喜欢上课的时候往我身上扔碎橡皮,然后对扭过头的我傻笑,他喜欢下课坐我对面前面的桌子上,弄乱我的头发,逗我笑,陪我我一个人玩,他会认真问我题目,让我给他补课,我喜欢有上进心的男生,他笑的时候也会眯眯眼,像太阳光一样暖,后来他和他女朋友 分手了,他对我最好,就算是后来他喜欢上了别的女孩,那个女孩不是我,他还是对我最好。

在喜欢过的那些男孩子里,林安,是最适合谈恋爱的,会讨女孩欢心的花心大萝卜。像就阿芊喜欢林安,因为林安总逗她,我也喜欢林安,因为他总逗我开心,那时候女孩动心的理由就是那么简单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不知道那栋高高的危楼有没有拆去,那个走廊藏着的秘密有几人还会想起。

危楼简图

图片 2

他把我圈在两只手臂间,好近好近,我感觉得到他的呼吸,看得见他瞳孔中情绪慌乱的我,那个时候,如果我没有逃,如果我轻轻地说一句我喜欢你,也许能在在离开前好好谈一次恋爱吧。可是没有如果,我推开他想上楼,他转过身来拉住我的手,把我拉进怀里紧紧抱住我,后来他再拥抱我的时候,是离别,他在我耳边轻轻说

然后,全校皆知。
他总问我,你要怎么才能答应我。我说,你考试超过我吧。他说好,然后他就开始放学后去找老师补课。我觉得他很傻,我不喜欢他。他总缠着我,问我是不是喜欢席阳。有时候走在校园里,会有人叫我王夫人,我很生气,我有喜欢的人,不是他王薪文,也不是席阳。

我看了一眼席阳,有点高,皮肤很白,长了一脸青春痘,但是看得出来他很好看,如果没有痘痘的话,大概就符合小说里校草那样的存在了吧,他对我笑了笑,我左边胸腔里扑通了一下,然后对他眯了眯眼。

那朵花,是王薪文送的。他喜欢了我两年半,我在那也只待了两年半。他喜欢我,席阳知道,林安知道,丰平知道,我不知道。

本文由365体育备用网址发布于养生视频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还有机会和他在一起吗,喜欢是一种习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