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妈怎么了,身处不比意时从容不恐慌

问题:10 分钟 分类: 我上小学那会儿,妈妈下岗了,之后一直没有工作。妈妈年轻时晕厥过一次送医院,后来被诊出心脏病。之后的生活,妈妈晚上从来不敢一个人在家,巧的是爸爸倒班一辈子,每到爸爸夜班的时候,外婆总要到我家来陪我和妈妈一起过一晚。等我上初中了,外婆就不需要来了。后来我上大学离开家,夜班的时候,妈妈就会住到外婆家去。去年秋天我结婚了,搬出去住了。每到夜班的时候,妈妈还是会去婆婆家。有一天白天在家的时候,妈妈突然晕厥了,爸爸把妈妈送去医院,确诊为糖尿病,高血压。从那时开始,每次爸爸夜班的时候,妈妈就希望我爸能陪她。妈妈不愿意再去婆婆那或者别的亲戚那过夜了,要么叫我回家陪她,要么叫我爸从单位回家陪她,白天的时候妈妈也从不愿意一个人在家里。而且,妈妈经常白天的时候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就往医院跑。时间长了,情况也越来越糟,夜班的时候我和我爸要是没有回家,我妈就会一个人跑到婆婆家,然后带着婆婆出去到宾馆住。问题越来越糟了,请问心理医生,妈妈这有心理疾病的影子吗?回答:

再后来,芬的父亲病情加重,自己都放弃了治疗,不久就去世了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自己一个人生活,芬觉得母亲一个人在家没劲,而且婆婆也不在家,出门跟自己丈夫和公公煮饭了,就让母亲来自己家一起生活,刚好自己平常要忙农活,可以帮家里煮煮饭弄给孩子们吃。芬的母亲年纪越来越大,都快80岁了,毕竟孩子们从小不是在她身边长大,而且老年人喜欢罗嗦,有许多的小毛病,生活方式也和孩子们不一样,刚开始孩子们还挺喜欢外婆来自己家的,因为可以有个人煮饭吃了,但时间一长孩子们觉得外婆太不讲究,经常菜里面有头发,这就算了,烧饭也不注意点,平常剩点菜就直接倒在自己吃饭的碗里,然后再蒸着吃,孩子们看到了便不吃那道菜,跟妈妈说,妈妈也不管,芬只知道忙她的农活,还告诉孩子,别讲外婆的不是,要不然外婆生气回家了就没人煮给你们吃了,孩子们也就不敢吱声。

前几天我读到一段话:“从小觉得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就是妈妈。不怕黑,什么都知道,做好吃的饭,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;可我忘了这个被我依靠的人也曾是个小姑娘,妈妈也是第一次当妈妈,怕黑也掉眼泪,笨手笨脚会被针扎到手。最美的姑娘,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强大呢,是岁月,还是爱。”

就这样,芬和能结婚了,婚后芬和婆婆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,因为婆婆家和娘家都在一个村,芬的父母年纪也渐渐大了,芬便总是回娘家帮父亲干活,吃饭的时候才回婆婆家,也不帮婆婆干点活,时间一长,婆婆便有了埋怨,觉得结婚了就是我家人了,还天天帮娘家干活,在家一点活不干,于是就向儿子哭诉。儿子也觉得是自己媳妇做的不对,但是也不敢说她的不是,为了不让与自己的母亲起冲突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芬和自己一起出去,过年回家他就媳妇商量了第二年和自己一起外出到大城市赚钱,芬也同意了。

新年伊始,我对未来的构想大概是这样的,家人健康,挚友一二,爱人和孩子久伴不弃,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爸妈,对曾经不后悔,对未来愈战愈勇!

芬和婆婆分了家,芬觉得三个姑姑很烦,都出嫁了,还一天到晚在家呆着,芬在婆婆那分了地,自此也就种起了地,家里娘家两头忙。芬没有什么时间概念,对她来说,白天晚上都一样,经常白天在娘家干活,晚上又去干自己地里的活,芬的孩子很懂事,知道妈妈干活忙,女儿略大一些,她学着煮饭烧菜,每天放学一回家她就开始煮饭,但基本上每天都得和弟弟等妈妈到天黑好长时间才能吃饭,后来芬让孩子们先吃,不用等自己回来。

从爷爷葬礼回来后,小万得了流感,连着一周的时间,我们去了七次医院,挂了三天水,孩子发烧,拉肚子,反反复复,直到今天早上,病才好得差不多。多亏了婆婆和老公,陪着小万去医院。

芬的世界里只有“干活”二字,孩子们放假在家早上起来她就出去干活,中午孩子们等到十二点饿的肚子咕咕叫,实在忍不住外婆也说不等了,先吃饭,孩子们吃过外婆收拾好碗筷,一两点芬才回家,吃着冷饭冷菜。吃完饭下午又出去忙活,每天外婆早早的煮好晚饭,自己一个人先吃然后回家睡觉,而孩子们就一直等到天黑,还好是两个孩子,刚好有个伴,要不一个孩子在家肯定害怕。

不知不觉间,我已然要步入中年,马上30岁,虽然这个年纪有很多人还未结婚,选择在外打拼。但我结婚了,有一个刚满一岁的儿子,我留在爸妈身边,家里有什么事情,都可以第一时间冲回去。

外婆在芬家呆了五年,芬的婆婆和公公岁数也渐渐大了,公公在外面打工也打不动了,就回家种田,但是外婆总是喜欢讲芬公公婆婆不干活之类的话来挖苦,公公婆婆看她年纪大不计较,外婆也不想在芬家继续呆着,毕竟芬也有长辈,总在女儿家呆着也不是个事,便回自己家一个人生活。但毕竟一个村,从芬家到母亲家也就几分钟,芬一天都不知道要去母亲家多少趟,每天去菜地里铲菜送给母亲,帮母亲洗衣服,洗被子,家里有点好的都送给母亲去了,把家里新做的被子送给她盖,把她家的旧被子拿回家盖,隔壁邻居都夸她养了个好女儿。可是那又怎样,芬照顾的越好,她的嫂子们反而不用管了,嫂子们都觉得芬占了大便宜,婆婆的钱肯定都让芬给拿走了,乡里乡亲虽然表面上说芬能干活,干得好,多么多么孝顺,背地里却说她得了多大的好处,家里婆婆也对她不满意,自家孩子都跟她不亲,丈夫也觉得她思想落后,讲不到一块。

我外婆去世一周后,我爸妈因为家里有点事情回去了,一周后,那是一个周三,我上班路上,等红灯时,接到弟弟电话,他哭着说,爷爷不在了,就在早上五点多......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深冬的在清晨,车里开足了暖风,但感觉阵阵凉意从脊背升起。

父亲不能干活了,芬一个人种起了父亲的地,这下芬更忙了,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只有她一个人,孩子都没工夫管他们吃,经常在家挨饿。芬一年到头在家做农活赚不到什么钱,够家里的吃喝,孩子爸在外面打工的钱还要存着给两个孩子上学。芬自己没什么钱,便也不敢乱花,平时自己都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,家里也舍不得买肉回来吃,很少给孩子们买点零食水果回来,孩子们知道家里不富裕,也没有向芬要那些。

早晨,我出门上班时,儿子在他奶奶怀里拿着几块积木,看到我,立马扔掉了积木,欢快地向我伸着小胳膊,我折回去抱了抱他,摸摸他的小脸儿说,乖,妈妈下午就回来了。

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五年,芬的孩子也渐渐大了,女儿上了初中,儿子也上小学了,都可以自己照顾自己。可能是常年劳累的原因,芬的父亲身体不怎么好了,生了一场重病,去医院做了手术,医生说不能干重活了。想想70多岁了,劳累了一辈子,最后还生个病,差点命都丢了,回家后,芬的父亲看开了许多,不去田里干活了,每天没事的时候就拿起笔来练练字,写写诗,记录着自己的一辈子。

其实我已经很久没和爸妈一起生活了,是有多久?应该是大学毕业后吧,其实大学时也只是假期在家,后来就一直工作,然后结婚,一年回家也就在过年一次,而且短暂的春节假期大部分时间在婆婆家。

图片 1

外婆走得很快,脑梗塞一周后离开了我们。一周时间我婆婆不分日夜地守在身边,我仿佛觉得外婆还在家里吃着粥看着电视,可转眼间已经躺在地下了。

芬的几个哥哥都先后在县城里买了房子,芬内心就觉得低人一等,对哥哥家不知道多好,每年过年,都给好多自己家弄得一些年货,然后哥哥就说给一些糖果给孩子们吃,回来孩子们一看却是一些过期的糖果,也只能扔掉,还担了一个人情。就算这样,孩子们说没什么好送的,舅舅们肯定都不稀罕,芬也没有间断过,自己家过年包的粽子,炸的丸子,自己家不吃都行,就必须要送很多给舅舅他们家,孩子们还有芬的丈夫也很无奈。

外婆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在这个月初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我看着外婆下葬,感觉很恍惚,特别不真实。外婆享年92岁,一生只有婆婆一个女儿,外婆特别勤快很爱干净,即使是90多岁,每天早上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,去年夏天我上班后,我婆婆就带着外婆来和我们一起住,帮着带小万。外婆很疼小万,总是怕小万饿,即便是我刚喂过他,转眼间外婆就忘了,就又一次催着我喂小万。

想想芬的生活,她究竟得到了什么,生活给她的只有满脸的皱纹,一手粗糙的老茧,还有头上那斑白的头发。她换来的也只有孩子们的抱怨,丈夫的不理解,婆婆公公的不满意,还有许多人的冷眼,是,她确实很孝顺,可是她失去的太多了,她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,感觉像是一直为着自己的母亲活着。

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觉到死亡就在我们身边,我很难过,我爸安慰我说,人老了,都会有这一天的,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。

但是芬在外面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父母,母亲常年在家做饭洗衣,去菜地弄点菜回家吃,养点禽类,劳动不是很繁重,但是父亲就累了,家里家外全靠他一个人忙活,嫂子们也懒得去帮忙,芬想她要是在家,就能和父亲一起干农活,帮父亲减轻点负担了。第二年过年回家,母亲向芬讲着父亲一年到头怎么怎么累,自己有些事也不行,没人给他们帮忙,芬心软,过完年后,便怎么也不愿意和能一起出去打工,一心想要留在家里种地,芬从此也就没离开家过。后来,芬生了两个孩子,一个女孩一个男孩,刚好凑成一个好字,村里人都夸她有福气。

于是我爸帮我清扫干净一辆摩拜单车,那天我骑着橘色的共享单车,用了将近一个小时到公司,也没有迟到。

图片 2

这个冬季我觉得格外漫长、阴冷、忙碌……从12月底到现在纷纷扬扬地下了三场雪,下雪时,每天早上醒来就在想该怎样去上班?

芬的家里有姐妹兄弟五个,而芬排行最小,芬有三个哥哥,一个姐姐。芬的姐姐嫁到离家比较远的地方,一年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买点东西回家看看,也照顾不到母亲。芬的母亲不喜欢和其他三个嫂子一起生活,她想让芬留在自己身边,到自己老的时候方便照顾自己,不要像她姐一样嫁的太远,一年都回不了几趟家,便托媒人帮忙说给一个村的能。能家姐妹弟兄四个,有三个妹妹。

走到小区门口,我爸看了看路面,结满厚厚的冰,说,你今天别开车了,不安全。我说,也行,我骑个单车吧?

以前都遵从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大多数婚姻都是父母一手包办的,芬也是这样。

愿你坚强,身处不如意时从容不慌张

下了一天一夜的雪,整个世界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洁白色,雪,今天早上终于停了下来。

直到今年年初我回来洛阳,我妈有空了会来我这小住几天,但我爸很少来。这一次是因为外婆病重,王同学和我婆婆都回老家照顾外婆了,小万没人带,我爸才跟我妈一起过来,帮着带一阵子小万。

我又一次切身体会“死亡”这个词,这么冷冰冰一个词,谁都逃不掉。

图片 3

是的,我也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,让他从从容容地搭积木,用他一岁的小手。孩子,你慢慢来,慢慢来。

以前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,但做了妈妈以后,发现养孩子真是一件费心费力的事情,再回头看爸妈,之前觉得是中年人,现在头发已经白了,俨然已经是老年人了。

骑车也不安全呀,容易滑倒。我爸还是有点担心。

那天下班回家,看到坐着轮椅91岁的外婆和坐着小推车不足一岁的小万,俩人拉着手,咿咿呀呀得在对话,不由地潸然泪下。

我爸是爷爷最小的儿子,我从小跟爷爷比较亲。老家是土葬,爷爷下葬时,我站在最前边,每一个细节也舍不得落下,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见爷爷。下葬后,我爸进去给爷爷清扫了棺材,出来时,整个人看着看着特别憔悴,一米八个头五十多岁的男人哭得像个孩子,在奶奶离开近10年后,爷爷也走了。以后我爸没有爸妈,只有孩子了,只有我们可以依靠。

隔了两周,两位亲人离世,爷爷89岁,晚上吃饭睡觉一切正常,睡了一觉后再未醒来,爷爷没遭罪,我回去看到爷爷一脸安详,像是睡着了。

我突然有些难过,这么多年,感觉家里的条件也改善了不少,之前旧衣服和其他没用的东西随手就扔了,也从来没有想到也许我爸妈能用得着。现在,我发现原来我对爸妈关心实在是太少了。

上个月下第一场雪时,我起床后,我爸坐在沙发上,说,走吧,跟你一起出门儿,帮你把车上的雪扫一扫。我就跟着我爸,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,踩在厚厚地雪地上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像踩到了一台时光机,过去的时光重叠交错,回到了小时候,雪天,爸爸带着我和妹妹一起去周边麦田里打猎,其实就是想抓一只兔子给我们玩,下雪时,兔子的脚印一串串点缀在雪地上,格外清晰。记得那天我们虽然空手而归,我和妹妹脸冻得红彤彤,围巾、手套、衣服上都是雪花和细碎的冰渣,但却玩得很开心。

没事,滑倒了再爬起来嘛,我毫不在意地笑。

前些天在整理衣服时,一件毛衣脱线了,我就随手扔在一边说不要了,我妈说脱线缝一缝还能穿呀,我说不要了穿了好几年了,我妈摸了一下毛衣,说,质量还挺好呀,没事缝一缝我穿吧。

当了妈妈以后,我才感受到养儿不易,“妈妈”真不好当,“妈妈”背负着深深的责任与爱。

本文由365体育备用网址发布于养生视频,转载请注明出处:老妈怎么了,身处不比意时从容不恐慌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